• <button id="aelq7"><acronym id="aelq7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<button id="aelq7"></button>
        1. <rp id="aelq7"><strike id="aelq7"><u id="aelq7"></u></strike></rp>
          康眾新聞 行業動態

          理賠款等一年才拿到!夾在保司和車主中間的修理廠最受傷

          時間:2024-02-22   訪問量:15


          保險公司的理賠款要多久才能到賬?


          “一年”。


          這是浙江上虞一家修理廠老板給出的答案。

          今年2月初,上述老板直接去到這家保險公司浙江省分公司要賬,才最終拿到了這筆遲到已久的理賠款。

          據了解,這家保險公司正是長安責任保險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長安保險”)。公開資料顯示,長安保險于2007年9月成立,注冊資本32.5億元。經營范圍涵蓋責任險、車險、財產損失險、信用與保證保險、短期健康險和意外險及上述業務的再保險等業務。

          在多個社交平臺搜索“長安保險”關鍵詞,發現已有不少車主吐槽該公司理賠款存在拖欠的問題,甚至金融監管總局也給出了警示和相關處罰。


          對于修理廠來說,遇到購買了這類保司車險的客戶時,似乎才是“頭疼”的開始。



          01.
          車主吐槽聲不斷

          2023年7月,車主陳先生的寶馬3系發生事故,在長沙某升之寶4S店進行維修,維修完成后,車主卻不能正常提車。

          該4S店服務顧問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很無奈,“我們已經多次催促了長安保險分公司,而且復勘工作已經結束了十幾天,但是保司仍然說要走一個流程,具體什么流程不知道,導致理賠款遲遲不到賬?!?/span>


          湖州一位購買長安保險的車主向媒體透露,自己的車在去年7月出了事故,在修理廠完成維修后,自己墊付了2萬多維修款,8月理賠結案,但是到今年1月,理賠款還未到賬。

          “催款的次數多了,理賠員直接說公司沒錢了。但身邊也有朋友買了長安保險的,他們有人拿到了錢?!痹撥囍饔行├Щ?。

          無獨有偶。湖州嵇先生也表示在長安保險在償付方面有問題,其父親去年6月出了交通事故,產生醫療費用63000元,到今年1月份長安保險只賠償了2萬,其余費用一直拖欠狀態。

          據湖南金融監管局發布的《關于2023年上半年轄內保險消費投訴情況的通報》顯示,長安責任保險在湖南省的億元保費投訴量居于首位、萬張保單投訴量及投訴量居于前三,分別是中位數的8.98倍、7.81倍及1.27倍。

          這足以說明長安保險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方面仍有不足的地方。

          結合浙江上虞老板的經歷來看,長安保險與車主之間的矛盾不論是否激化,4S店和修理廠作為保司的服務商,都很難撇清自己的關系。



          02.
          保司的理賠款為何難要?

          專欄作者未然認為答案很明顯,“保司出現拖欠賠款的問題,最大可能的原因就是理賠成本壓力高,一般小型保險公司往往都存在這些問題?!?/span>

          毋庸置疑,經歷三次費改后的保司,盈利承壓。自2020年9月車險費改后,保險公司車險賠付率從2018年的56%躍升至2021年的69%。

          車險業務雖然不是長安保險的核心,但是,當下想要在車險市場盈利的難度是空前的。

          從《今日?!方o出的2023最新數據來看,以人保、平安、太保為第一梯隊的車險“老三家”,仍然維持近七成左右的市場份額。

          從承保盈利能力看,截止去年12月底,64家經營車險的公司中,僅17家承保盈利,47家承保虧損,虧損者幾乎達到三分之二。

          回顧長安保險近幾年的表現,償付能力和利潤則一直處在下行位置。

          據其2020年一季度公告,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和綜合償付能力分別為92%、184%,到了2022年一季度繼續下降為63%、126%,再到2023年二季度,其核心償付能力和綜合償付能力大跌,均為-58%。

          而根據監管要求,保險公司需滿足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50%,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%。

          再看長安保險的利潤情況:其歷年年報顯示,2017年至2022年的凈利潤分別為-1.95億元、-18.33億元、-0.58億元、-1.31億元、-1.13億元和-2.98億元,六年時間累計虧損近28億元。

          日前,有媒體報道,長安保險旗下多家公司遭受監管局處罰,而拖累長安保險的重要原因是踩雷P2P履約險導致公司巨額虧損,其次再加上疫情的影響,以及公司治理出現問題。

          截至目前,長安保險已經謀劃增資擴股和換帥進行自救,但需要解決的難題還有不少。理賠款拖欠問題當屬首位,因為車主的信任一旦丟失,再想挽救就不容易了。



          03.
          修理廠成為壓力的最后承受方

          一邊是保險公司盈利承壓,另一邊是車主吐槽權益沒保障,而修理廠夾在兩者之間,卻最為受傷。

          未然表示,保險公司絕對不敢明說拒賠客戶,但是面對修理廠就不一樣了,債務關系從客戶變成了供應商,而拖欠供應商貨款,哪個行業不都存在嗎?

          于是,作為車險產業鏈最后一環的修理廠陷入了兩難:

          要不拒修,直接失去客戶;或者讓客戶自己去告保險公司索要理賠款,顯然這對客戶不友好,可能也會丟失客戶;

          要不和文章開頭提到的老板一樣,飽受理賠員與保司相互“踢皮球”的折磨,遲遲拿不到維修款。

          當然,也有修理廠表示,盡量不給購買小型保險公司的車主提供維修服務,但是承接頭部保司的業務,難度也不低。

          一方面,保險公司、4S店與修理廠之間的地位本身就不對等。目前,4S店在全國整體車損年賠付金額中占到70%份額,而4S并不滿足于此,憑借保費優勢想要索取更多,進一步擠壓修理廠的事故車利潤空間;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保險公司降本的意愿非常強烈,4S一時難以撼動,降本的希望順理成章壓到修理廠端,倒逼修理廠只能用品牌件、副廠件,甚至配件采購平臺也有限制。

          最終,修理廠成為了整個車險產業鏈壓力的最后承受方,一面貼錢做保費,另一面卻在賠付端遭遇保司不平等待遇。

          而修理廠為了生存,也需要找到壓力的宣泄口。于是乎,我們看到汽車后市場已經爆發了多起修理廠群體對抗保司事件。

          隨著2023年四季度開始,車險行業刮起“合規經營、杜絕費用亂象”的暴風??梢灶A見,2024年的車險市場,合規仍是底線,也是檢驗車險企業的試金石。

          此外,隨著新能源車滲透率持續滲透,對車險市場亦是一把“雙刃劍”,成為車險市場“馬太效應”的催化劑。

          拖欠理賠款,或是中小型保司面對車險市場變革遇困的一個縮影。而保險公司與車主之間的矛盾,經營事故車業務的修理廠也很難獨善其身。

          車主在選擇保司投保時一定要擦亮眼睛,修理廠亦是如此。


          來源|AC汽車

          欧美激情aaa_麻豆精品无码久久久久久久久_日本一本区免费中文高清_日韩精品无码爽爽爽免费视频